咨询热线

15701618178

咨询热线

15701618178

故事

天使 袁立

文章来源:简书

一七年最后一天,商务车穿越着十八公里的秦岭隧道,从山的这一边匀速到山的那一边。

车里坐着“上海袁立公益基金会”的袁立女士,这位灵魂靓丽、心灵朴素、眼睛更美丽的女人,从爱出发的悟性、践行,将自己的精力用去拯救苦难的苍生。

1.jpg

车上还有两个志愿者,一同去还有自驾车的赵青琼医生,他们在去山峦中的镇安县。

去年岁未,很多人从袁立与浙江卫视《演员的诞生》,因节目组剪辑和背后黑幕的冲突当中,浙江卫视可能没有想到,精心把袁立剪辑成疯颠,打造的综艺节目没火,自己栽了个狗吃屎难堪的跟头不说,犯贱到整个浙江脸面上不怎么好看。

章子怡问袁立:“你有几年不演戏了。”

袁立回答:“我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奔波在尘肺病人公益事业上。”

章子怡一直在演戏,袁立一直坚守做人,这回答真没在一个频道上。

能将这国屈指可数的正常人剪成精神病,足以说明这国烂得多深。

埋汰袁立是他们共同的心愿,默而不言的共识,袁立是疯子,人民应该不理,将常识一次次消灭于无知无形中。

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继续在电视上装傻使坏,继续丑恶的潜规则,以便更多瓜分到国民的血汗与猎取缺德的光环。

他们各怀鬼胎聚在一起,合谋打劫勾壑一气,这也是中国演员、知识分子干的事情,干得特别漂亮的事情,出名谋利。

只是程度不一,形式不同,恰到好处的把握好火候。

这根深蒂固的精神枷锁,基本是一群灵魂下跪的猥琐之徒,加之几千年传下来的厚黑演技,在滑向欲求不达底的深渊中,要做清醒与诚实的人多么不容易。

精致利己的精明表演,只能恃强凌弱、助纣为虐,就是教化人如何理直气壮地泯人性 ; 胡吃嗨活的中国梦就成为中国噩梦的初心,而这又是国家的道德水平所决定的。

心地纯洁的袁立,无意间撕开伪善的面目,弱小的她担当着人性中最大的可能。

不但尘肺病引起极大的关注,而且人们也了解到袁立这几年奔赴在偏远大山中,关注着尘肺病人,一直从事的慈善活动。

其实,十三亿人民最不需要是演员的誔生,而是像袁立一样的行动起来。

袁立宁亮而死,不默而生。能力来自血气来自疯颠,勇敢来自天性灵魂爱的滋养。

南方周末的孙俊斌记者做深度调查,他在镇安调查近一礼拜,采访袁立在这块地方亲力亲为出钱出力所做的事情。

袁立说:“我不关心演员诞生的秀场,我只关心尘肺病农民弟兄们,他们最难熬的季节又来了,怎么样能减轻他们的苦痛,能防止这样的事情出现,是我想要做的。我非常高兴这场闹剧,把我关注的中国尘肺病农民推到了大众的视线前!”。

袁立微博上亮出收据,她的劳务费,汇款单是由浙江卫视《演员的诞生》与袁立,共同捐助,用于尘肺病人。80万元,落款是2017年月12月4日。

“没有经过你们的同意,我就决定在备注上写上你们的名字了,由我们共同捐助,用于帮助尘肺病农民工!今天是圣诞节,就算是圣诞老人送给大家的一份礼物。圣经箴言“恨,能挑启争端;爱,能遮掩一切过错。”希望地上平安,祝福所有的网友圣诞快乐,平安健康。”

袁立接到任能力妻子陈宝琴发的信息,看到任能立在医院的照片,她自己必须去看看任能力。

她从上海飞到西安,坐车一百多公里,穿越过十八公里秦岭隧道,行程完全是自己的行为。


? 人和任

“我没有帮他换肺,我心里有好多不安,我来向他道歉。”

他不至一次提出寻求公益给他做手术换肺。“我始终觉得,这不是解决尘肺病农民工的最好办法,新的一年,我希望这些为城市建设倒下的人,能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!希望2018,不再有新增尘肺病人。”

到镇安县城,袁立一行来到医院三楼任能力的病床旁,任能力的妻子和孩子守护着他。

任能力挂着吊瓶,吸着氧,心电图许多管子和任能力的身体相连,检测身体的设备间隔发出声音,任能力脸上露出笑容。

袁立右手拿着她的帽子,弯腰和他说着话,她低头对任能力说:

“我看你来了,坚强些,希望你好起来。”

她坐在任能力病床左边的小凳子上,躺着的任能平和坐着袁立身体的高度一样,她平视着他,左手按着任能力的额头,右手拉着他的另一只手。

赵医生查看着任能力病历,建议注意事项。袁立安慰了他一会儿,给任能力头下加高枕头,让他更舒服点。

身边的毛坚信牧师知道任能力和他的妻子是基督徒,在他们的同意下,给他做了决志祷告。

袁立把自己装一万元的信封给到任能力妻子陈宝琴手中,希望能解决他们生活上的一些困难。

从1995年开始,任能力的弟弟任能平跟随同乡到河南文峪金矿打工,不幸染上尘肺病,失去了劳动能力的任能平,因病致贫。

2009年,任能平的妻子离他而去,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上学。这无凝对他是毁灭性的打击,2011年,绝望中的任能平给自己做了口棺材,默默地熬着,等待着死亡

她接触到腼腆不善言谈的任能平,她详细了解任能平的困境,不仅给他经济上援助,而且还在精神上鼓励任能平好好活下去。

她把挂在胸前多年十字架造型的项链戴在任能平的脖子上。

任能平12岁的儿子得了慢性化脓性中耳炎,在西安住院治疗,需要交一万元,这可愁坏了任能平,袁立听说后,慷慨解囊,任能平的儿子得以住进了医院。

袁立不遗余力为尘肺病人发声,2015年,中国肺移植首席专家陈静瑜提出和袁立合作,可以为一位尘肺病人患者实施移植手术,袁立选择了任能平。

手术费用60多万元,后期每年吃药维护费用10多万,三分之二以上是袁立自己出的。

术后第一天,任能平就完全清醒、恢复良好,他在纸上写下:

“感恩捐献者,深表谢意。”

术后第三天各种严重的并发症突然袭来,医生全力抢救,袁立一直守在医院,希望他能醒来看到她,能认出她,希望他如他的名字,能平安。

在任能平去世后,袁立和任能力把弟弟尸体拉回陕南入土,费尽周折,因为没有车愿意在过年的时候拉尸体。

任能力和死去的弟弟躺在一起,车坏在驻马店,着火,任能力连鞋没穿拉出弟弟能平。两个司机朋友转走任能平,灭了车上的火。

车没能修好,找车找不到,到第三天,镇安县医院的救护车一路联系到驻马店,一死一活的兄弟俩,凌晨一点钟回到家中。

从那时后,任能力身体渐渐下降,每个月住院,药没离囗,妻子陈宝琴陪他奔向各个医院。

为了给任能力看病,他们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,贷遍了能想到了分期、信用卡及各种网贷套现,到最后,人还是走了。

尘肺病人的苦难各式各样,活与死都不容易!

下午在柴坪镇,他们一行和当地十多名尘肺伙伴一块吃晚饭,吃到一半时,孙俊斌记者在上司同意延长时间下,来到大伙开吃的地方,袁立请客,告别2017年,辞旧迎新之际,跨入2018年。

到了晚上四点多,陈宝琴给袁立发来信息。

“我的老公任能力走了,愿天父能把他接走,天国没有病魔痛苦。”

好似一七年的最后一天,袁立从上海飞到西安,坐一百多公里的车穿越隧道,赶到镇安,是为了见到任能力的最后一面。

镇安县医院的救护车拉着逝去的任能力,他的妻子和孩子护着他,经过柴坪镇,袁立和同伴一起送任能力回到家。

棺材放在空地彩条塑料布盖起的空间中,任能力的妈妈爸爸亲人给任能力按风俗穿着衣服,给他的头上戴着一只清朝遗老般的瓜皮帽,将他放在准备好的棺材当中。

黑夜里,冰冷的风摇曳着木椽覆盖的塑料布,上面的彩条花纹,颤抖抖动着的各色波浪,发着嘶鸣的泪浪声。

任能力的孩子,在放着两个凳子上的棺材前,在一个小铁锅中给爸爸烧着纸钱。

任能力的劳务官司上诉在河南省高院半年多了,人已不在世了,至现在还没有结案。这是“谁”滑脱了义不容辞的责任,他们兄弟俩,没有能力,没得能平。

人和任,拼音相同,都是二声,有信任的意思。

袁立抱住任能力的妈妈,安慰着老人,老人的热泪似乎将皮肤烤的涌红,两个孩子因尘肺病不幸去世,自己亲手送行他们,母爱,不是摧残,她内心煎熬谁人怎了解得。

数九的天气很冷,乡亲们忙着安排任能力的后事,大山的根下,生着两堆火,多余的人烤火取暧。

袁立搂着任能平的妈妈,天边露出着微曦的光亮。


围着的温暧

天亮了,大山里好冷,烟雾和冰冷的空气透彻心壁,袁立套着一位志愿者的男式外衣,素面与村民和太阳见面。

他们一行在向阳村中,袁立握手相见她认识的尘肺病人王明升。

“昨天晚上有人打电话,今天早上有人问,袁老师来了没有。他们也盼望你常能来这里。这一夜,好漫长,昨晚上困不成啊 ! 几乎跪了一夜,好在终于天亮了。”

清瘦的王明升精炼快语,他微笑着说。“你和电视台打仗真替你担心。你是凭爱心良知做事,没有谁能战胜你的。尘肺群体关注着你,中国历史上会记着你的”

袁立像孩子似的跳着。“是吧,上帝保佑着你我哟。”

王明升握着赵医生的双手,愉快地说:“赵医生,你没想到我能活这么久。”

赵医生扶正他的眼镜,拍着王明升的肩膀慢语说:“2011年给你治疗的时候,助你200元,为你担心,以为你要拜拜了。”

“当时,我没有活下去的气力,也绝望了。是你们的关爱给了我活着的希望,我也活着。在铜川医院,你让我给另一位病友转了五百元生活费,这些我们都不会忘记的。”

大家围着火炉坐下,王明升的儿子和他弟弟的儿子给众人倒水。

“我现在从晚上六点到十二点必须吸着氧气。虽然内心很强大,意志力坚强,但是也抵触不了病魔的痛苦,不知道身体还能坚持多久。如果我在无力回天的时候,请兄弟们别忘了,跟陕西红十字会联系,我无偿捐赠出我所有还有用的器官,请别忘了我的遗愿。”

王明升是佛教徒,法号觉明。

这么多年矽肺痛苦的折磨中,他借着佛祖的超度,使自己坚强起来。他和弟弟都染上了尘肺,他的妻子和弟媳都离开了这个无希望的家,这天,他的儿子和弟弟的儿子都在。

袁立和二个人去隔壁看望王明升的爸爸

两年前,爸爸在温州打工,尘肺病加之中风,王明升打电话求助袁立,是袁立安排附近教友帮助去医院看护,送钱,并送他回家,他也落下了言词不清半身不便的疾病。

老人坐在小房中的火堆旁,烟熏火燎当中,挂着给新年准备的好多腊肉。见到袁立,老人颤抖着哭泣得像个小孩,一生的眼泪像是在2018年的第一天流淌完似的。

袁立蹴在老爸身旁,用手抹着他脸上的泪水。

这个祂的女儿直率坦诚,安慰着他,在他的同意下,给他做了平安祷告;她释然,她顺应,也满足了自己的需求。

他们随后和当地的志愿者去了木王镇的几个村中,走访了十多位病人,随行的赵医生查看X片,给出诊断意见。

袁立和每一个病人交谈,记下每一家的困难,急需什么帮助,小到老人的眼药水,能解决的尽快落实。

行动和责任,能力和盼望,袁立将一切名利虚荣置之身后,在路上,为苦难忏悔,伴随苦难感受着苦难,能尽绵薄之力,是她胸有成竹爱的征途。

她把自己从朋友处拿来的三万元钱,二千一千看情况给到苦难的人手中。

她把同行志愿者新卖的围巾,像个小妹妹似围到山脚下无妻无子段大元的脖子上,叮咛他戴上帽子,给他扣严衣服,要他保暧,保护好自己。

她围的不是围巾,她是想围绕着整个世界,尽可能和这个世界抱团温暧,不让那成为煤球的肺拉锯般声音像锯在她的心上。

灵魂深度的追寻中,人人会是永不落的太阳,让那种声音能变成纯净健康的人类理智,发出微弱穿透力的启迪。

当听到段大元父母无意中说出二儿媳妇给家里不买一点油的话,他让志愿者从车上拿下镇支书王琳送她五公斤多的纯香油,送给老父母,并一同送上三千元做为生活新年的支助。

那点钱解决不了什么根本的问题,在能力的范围,在艰难中,‘毫无关系’的人来关注支助他们,心里会有一丝温暧、感动,使关怀爱的种子在松动的心里下种,随新年发出希望的嫩芽,温暧中成长出生命的尊贵。

那怕这种尊贵在用泪水浇筑,是用热血滋润。在完善生命过程当中,给太阳加热,要爱的穿透力变革这一切。

把生命每一棵的珍珠拿它穿连起来,如同戴在任能平脖子上的那串项链。

每个人需要找到内心的自由平安,填满那种神秘和饥渴的人性空虚。谁也无法成为神,但每一个人应当活得更具神性,只有神性的展现,人才能尊敬人,人的生命才是尊贵的,人和人之间才会有超越血缘、利益之上的爱与关怀。


医院里感激的一杯水

新年的第二天,袁立一行来镇安中医院,这里集中着好多尘肺病人,有袁立认识的人,她亲近着这些人,和他们握手,甚至拥抱。

在病床旁她吻着吸着氧气的何乐富,他开心的笑着,他多久没有过这样开心的笑容。这种自然流露的自由之心,源于唯有袁立的孤独、超越自己的勇敢。

志愿者商议后,袁立把信封中的三千元给到何乐富手中。何乐富三期尘肺,由于肺泡破裂,胸腔上打过三个孔,呼吸困难,像据着苦难的艰硬木头。

到另外房间探望其他人,间隔何乐富十多间的房子。何乐富的妻子卖来包纸杯,赶来给一行人倒水。

医院墙上一米高处护手板是凸出宽蓝颜色加白边,她在病房外面的墙角,她右手提着保温壶,左臂怀里搂着那包纸杯,左手里拿着纸杯倒满开水,将开水壶放到地上,待他们谁到门口把水替到手中。

在放下水壶的时刻,在左手里端着一杯水,在半蹲着的姿势中,生怕这些天使一样的人闪过,水递不到他们手中。

她谦卑又不好意思进入面熟的病房来送一杯水,最后,她还是把两杯水分别端进去,送到病房中,送给孙俊斌记者和袁立的手中。

在敞开着的他们完全悲惨和忧伤中,内心感激的光芒,完成她微妙不知怎么能感激眷顾生命之善的心愿。

其实,他们的生命和爱,是用人性扛起孱弱,用身体筑造了那些高楼、隧道、煤矿、桥梁、金矿等等;。

在温暖、住着舒适,出行方便同时,不论是艰难、苟且、富贵,深思的忏悔中!该救赎些什么?

回到医务台前,几个护士和袁立一起拍照留念,袁立还套着那件男式外衣。

天气预报有大雪,天阴着。

袁立一行人离开返回,商务车开进高速公路,进入秦岭十八公里隧道。

全国600多万尘肺病人,他们流着汗,流着泪,甚至流着过血挖通这些大山,艰苦中他们走过来,他们许多人呼入呼出一口空气撕心裂肺,如此艰难,一个个晚上跪在没有保暧简陋的房中,度着十八层地狱的境况。

这是真实的悲惨,悲惨的世界,在行动的关怀中,让悲惨稀释为悲壮,加上爱的温度情怀,让苦难的元素变化而成一种在苦难面前不卑微的人性品质,锤炼出一种自由精神和灵魂高贵的社会环境。

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,生命之间总是关联的,真理沐浴阳光才会有灿烂的绽放。

商务车驶出秦岭隧道,雪下大了,新年第三天,雪下了十八公分厚,白茫茫然覆盖着大地上的一切。

任能力的父母送走大儿子后,病到了,母亲在急救室中,陈宝琴在医院中守护着两个老人,等妈妈醒来。

雪消了些,公路开了,医疗车拉着王刚社和倪书平两个四十多岁的尘肺病人,晚上十二点,他们到陕西省铜川医院,接受治疗。

这美妙的地球上,国高贵,信实每一个人都是尊贵的。

2018年元月16日



项目聚焦

咨询热线

157-0161-8178

热线服务时间:9:00-17:00

加入我们 | 合作伙伴

版权所有 | 兴善基金会